专访刘克亮:做河流改道的“变量” | 青时际会



一个人如何面对他所处的时代,是每个时代的青年的必然一问。在新时代,青年又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世界青年峰会增设“青时际会”栏目,专访新时代的榜样青年,以人物报道的形式,回答“青年如何与时代互动”的命题,望予青年以启迪。


本期嘉宾-刘克亮

-风变科技CEO,“95后”青年创业领袖

-入选2019年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

-19、20连续两年蝉联“胡润Under30s创业领袖



刘克亮大二休学创业,于2015年成立风变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教育企业,6年来风变科技收获了36氪、博鳌企业论坛、新浪教育、腾讯教育等的认可。


他说:“历史长河向东滔滔不绝,势头无人能挡,但为什么河流会改道呢?正是因为那一点点的变量。我就想做河流中的变量。


本期《青时际会》我们邀请到刘克亮先生,听听他的故事与思考。

选择什么样的人生,

就是选择面对什么样的困难。

抱着改变大学懒散的氛围、堕落的学风、松散的管理的愿望,刘克亮与同学建立了一个公益学生组织。截至2014年,组织已经覆盖超五百万的大学生。但渐渐地他意识到这个组织的局限性。大二那年,一句“爸,我休学了!”的电话,正式开启了他的全职创业、推进教育变革之路。



“全职创业”,说着简单,但众所周知,绝望是创业的家常便饭,他意识到原来人选择各种各样的人生,包括选择什么职业、什么生活模式,实际上都是在选择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他总结这些年最大的收获,心底浮现出的答案是,“我拥有了同龄人很难享受到的痛苦。”

每个年轻人都有10年时间,

“赌”一把!

与刘克亮接触,最带给我们震撼的是他坚定且充满激情的眼神。他坐在对面,身体略微向前倾,双手食指交叉比划着十字,说:“这世界给年轻人可以赌一把的赌注,仅有20-30岁这十年时间,即使大概率赌输,你也依然可以放手一搏。”


曾经他见了几十位投资人,无不被称赞着“挺好的”,但紧接着却没有下文,一次又一次。被质疑,被冷待,甚至到后来,每隔几天都会坠入“绝望之谷”,“如果有一整周没有任何一天崩溃到想跳楼,我就会觉得那周是‘天堂’”。


2020中国新青年创业投资峰会,共话“90后的新创业时代”


放手一搏,尽管有可能失败。在他看来,这就是青春的使用说明书。


在世俗眼里,一个尝试改写历史的人活得应当是很痛苦的,但“子非鱼”,安知其不乐?刘克亮坚信“这个世界终归是被那些想改变世界的人改变的”

“中国该往何处去?”

这不是一个很真切的问题吗

当我们问起刘克亮,为什么想要改变中国乃至世界的教育,他和我们回忆着父亲带给他的启发。


有一年刘克亮陪着父亲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看着父亲和同学们即便都已人到中年,仍然思虑着中国的未来与发展。“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们总是琢磨着民族的未来,那是一股浪潮!每个人都希冀能够成为历史长河的变量。”


回忆当时,他激动地说:“‘中国往何处去?’这难道不是一个很真切的问题吗?这不就是年轻人应该思考的问题吗?其实年轻人的选择就是民族的未来,不是吗?”


刘克亮在做“技术与教育未来“的主题分享

“卷什么卷,

有什么好卷的。”

在风变发展的过程中,刘克亮逐渐发现,教育资源整体上在增加,但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规模依旧不足,所有人都无法放弃珍贵的机会,导致竞争升级,便带来了很多教育问题。因此,过去6年,风变始终在探索如何通过交互式技术大规模传递复杂知识,即如何运用技术去提升优质教育资源供给的规模。


如今的教育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刘克亮却说:“我就是要把独木桥,变成康庄大道!”


“卷什么卷,有什么好卷的。”


光似乎就在前方了。

(风变科技与深圳大学战略合作时的照片)

我认命了,

我这辈子就该干这件事!

刘克亮的偶像是刘慈欣,《球状闪电》里的一句话就帮助刘克亮找到了人生的航路:“美妙人生的关键在于你能迷上点什么东西。”他迷上的,就是教育。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遇到了教育这样的一个问题,在这之中找到了自己,“我认命了,我这辈子就应该干这件事!”


风变聚集了800多个有趣的灵魂,同怀一份着迷。在刘克亮看来,这就是观念上的“种子”。而这群怀揣种子的年轻人,敢于征战可能要花几十年才能解决的问题,必然能一往无前。


风变科技“十年三大跨越”的目标


然而,“双减”的发布对刘克亮及团队的“傲慢”发出重重一击。风变的思路是通过教育资源供给的释放,教育压力逐渐被解构,竞争减少;而“双减”政策的办法是不让大家竞争。这颠覆了刘克亮原本“舍我其谁”的构想。


但轻易言败并不是刘克亮的个性,更何况他们已经在这个赛道上奔跑了六年。刘克亮快速调整,带领团队仔细研究教育改革的策略,意识到风变的努力依旧可以成为教育改革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对于风变的存废,刘克亮看得很淡。在他看来,一个组织的目标显然不是活得更久,因为组织与人一样,生命总会迎来消亡的那一天。风变有一个实现教育大规模供给的目标,在他看来,如果风变在倒闭之前实现了这个目标,这个组织就是成功的。

每个人心里都有颗种子,

不要轻易地把它掐灭了。

未来,刘克亮希望成为教育长河改道的“变量”,给下一代的基础教育带来光。他看到了针对青少年的教育内容被限制在既有领域,也看到当今社会对未成年群体之外的教育资源需求的忽视。


刘克亮追求的是全社会层面的教育平权:一个人只要出生在世界上,教育资源就会是人权的一部分。而风变要做的事情,就是成为每个人的“智能家教”,当人们发现自己距离美好生活的想象隔着沟壑时,同时看到能填补这个缺口的教育资源。这种情况下,过什么样的人生,不再只是愿望,而是成为选择。



并非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用大历史观看待自己的生活,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意愿并且能够给别人讲述宏大的故事。但刘克亮最希望的是,无论年轻人想讲的故事是什么,要记住有一点亘古不变:

“每个人心里都有颗种子,

不要轻易地把它掐灭了。”

|本篇文章特别鸣谢风变科技|

扫描二维码,关注【风变科技】官方公众号

【青时际会仅为合作品牌进行人物宣传,不涉及任何商业广告】


世界青年峰会

微信小助手 / CGYS_Official 

微博 / @世界青年峰会CGYS

 官网 /  www.globalyouth.cn

邮箱 / pr@globalyouth.cn  

抖音/globalyouth

小红书/世界青年峰会CG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