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科大教授李泽湘:培养创业人才,需要新工科教育

 

 

 

怎么看大湾区发展?大湾区是如何从一个制造之都摇身脱变为创新之都?大湾区要怎么更好地培养人才以适应智能创新时代?

 

在论坛的“湾区青年力量发展”板块,深圳科创学院发起人,香港科技大学林高演讲席教授,Xbotpark机器人部落创始人 李泽湘教授发表主题演讲,探讨了这些问题。

 

 

“中国世界青年峰会2021——下一站·深圳”由中共深圳市委组织部(市人才工作局)、共青团深圳市委员会指导,南山区委区政府与凤凰网主办,南山区委组织部(区人才工作局)、共青团南山区委员会共同承办,中国世界青年峰会具体执行。

 

李教授分享了4个源于香港科技大学的创业故事,包括大疆创业之路在内。

 

他认为,草根创业开创了中国创新的转型时代,而深圳为青年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可以让科研结果与实际产出相结合的平台。知识经济时代已然落幕,所有的知识都在大家的口袋里,都在大家的手机上。因此,今天关键的问题是青年能不能找到一个让人兴奋的新问题,这个问题,能够让青年拒绝一切诱惑,奋不顾身的把它实现。

 

未来中国需要的是市场和科技紧密结合的产业与产品,这就需要新的教育范式——新工科教育。因为新工科的青年创业者,具备科学的基础和科学的方法来为他们的创业保驾护航。

 

同时,李泽湘教授表达了对创业模式的赞同。他表示,在探索一个全新的创新经济时代的教育跟产业的创新模式时,要先找到问题,再结合问题去整合技术科学、商业模式和人文素养,最后利用创业模式把这些成果落地。因为创业模式比其他模式要快十倍,甚至更多。未来四十年,我们要创造更多的奇迹,也欢迎更多留学生回到深圳,不要错过更好的发展机会。

 

 

以下为李泽湘教授发言实录:

李泽湘:谢谢大会的邀请,我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在这里跟来自国内和海外的年轻朋友们分享一些我过去20多年在深圳、在我们所站着的这个地方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我自己是在30多年前加入香港科技大学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大湾区”这样的概念。但是我们也知道,有个三兄弟:大哥是香港,二哥是广州,深圳只是一个小弟弟。1999年的时候,我来到深圳,那时候的深圳依然如此,但是在过去的20多年中,深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科创领域成为了大湾区的带头大哥。而科创领域发展的所有的事情,也发生在这个叫粤海街道办的地方,所以我非常高兴本次会议在这里举行。

我简单分享一下在这里发生的一些故事。

 

第一个小故事:以色列创业者。图片中左边的年轻人来自以色列,几年前,我到以色列开一个机器人大会,我跟那边的年轻人说:你要创业必须来深圳。大部分人不相信,只有这个年轻人来到了深圳,开始了他自己的创业之旅。今天他的公司成为了在以色列国家的机器人领域中最有名的科创公司。两年前我碰到了他,他跟我说,他做得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在创业之初来到了深圳。我们也看到大湾区制造业在过去的20年里经历了几个很重要的阶段:从开始的代工到后面的山寨。利用我们建立起来的供应链体系,一批以做贸易、做代购和生意的中年企业家开始了艰难的转型,这批企业家叫做“草根派创业”,他们奠定了今天制造业的基础。

 

第二个故事:麻省理工教授和学生访学团。图中左边是MIT的教授,他们来到了深圳。我之前也去过MIT,当我看到陈教授的时候说:“下次去深圳,也给你们看看大湾区的实验室。”图中间的教授非常有名,他是我的大学老师,他把他的学生带到了深圳。我跟他讲,大湾区不仅是中国年轻人创业的基础,也为MIT的年轻学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大家可以在图中看到老师和学生们来这里参观时,学生们一脸的笑意,这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找到了好的创业环境。

 

第三个故事:大疆企业的创立。图中的学生,从港科大毕业后创立了无人机行业的领头企业。中间这个照片,是当时荷兰的首相来深圳招商的场景。不但如此,欧洲的政府部门也来到深圳招商引资,这就证明了深圳发生的巨大变化,不但吸引来其他省份的企业,外国的企业、政府也相继来到深圳进行招商、投资活动。

我们在前面两张照片中可以看到,那是10多年前,几个港科大的年轻人租了一间小房子开始创业,后来这个小单间发展成为他们落地的总部,也就是下面这张图片的样子,这些奇迹跟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

 

第四个故事:深圳实验学校。左边的照片是一个拖地机器人。旁边这张是王铭钰在深圳实验学校读中学的场景,后来王铭钰回到深圳创业,成为了大疆的产品经理。

 

以上的这些故事都有源头,追溯源头就是在1991年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学。那时候在香港,甚至整个大中华区都没有国际水平的研究型大学,早期港科大的创业者希望能够完成这样的使命,到今天,港科大已经成为过去50年里新兴大学中排名第一的学校。我在港科大,像所有的大学老师一样,都在进行对教育改革的探索,同时也会书写一些教科书。

 

总的来讲,科研成果要与实际相结合,我们所在的粤海街道办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平台。

 

1999年,深圳要产业转型升级,但是这里没有大学、没有研究所,怎么办?港科大的校长,北大的书记和深圳的市长构思了一个借鸡下蛋的模式:在这里提供场地、资金,让两个学校的老师跟学生进行创业。所以固高科技在这样的情景下诞生了,发展到如今,一共支持了60几个行业的装备制造,累计完成运动控制系统部署50余万套。那时候在港科大读书的内地学生,大部分去了美国,去了华尔街和硅谷,很少有人愿意回到深圳创业。在这种情况下,粤海街道办建立了深港产学研基地,培养了300多个学生,这300余学生后来创办了几家公司和几家独角兽企业。

 

 

后面的故事,从机器人比赛讲起。在机器人比赛中,学生们学会了动手,学会了系统设计,学会了怎么样利用深圳的供应链体系实现他们的梦想。有许多创新公司都是从这个地方(粤海街道办)出来的。

 

昨天我们有一个活动,其中有10个学生创办了8家公司,一半以上都落在了粤海街道办,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地方。在6年前,我们把粤海街道办的影响扩散到整个大湾区,我们在松山湖建立了机器人孵化平台,经过6年的发展,我们孵化了一批科技公司。尤其是60多家企业里在C端领域的年轻人,他们创造了很多让世界刮目相看的奇迹。大家在各自的企业中相互合作,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大湾区制造的主力军。

 

展望未来,我觉得整个大湾区的科创转型才刚刚开始,这里有巨大的空间和机会。在过去14年的发展中,我们不断学习,进入了一个新的平台,新的空间。我们怎么做的?

 

一家英国的新兴企业给了我很好的启发,在英国制造业不好的背景下,它是如何能被年轻人和消费者所喜欢,并且创造了很好的营收,最终成为了英国的领头企业?在我和他们管理者的沟通交流后才知道,重点就是利用年轻人去定义产品。结合他们的想法和我们自己多年的探索经验,我们总结出,这就是年轻人的力量!只要这股力量被激发出来,他们可以创造任何的奇迹。

 

说到未来的中国制造业,大湾区的制造业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应该在C端打造一批国际的品牌,因为他们的规模和数量非常大,可以带动芯片、材料、核心部件,工厂,从而构成我们自己完整的体系,这个叫做“新制造”。年轻人在打造制造业的火车头方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也具备了非常独特的优势。实现这样的目的和使命,需要大量的年轻人。

 

年轻人从哪来?必须通过教育的改革和创新。虽然在过去,我们已经知道传统设计学院和传统理工科大学的使命和定位,但是在未来,我们需要把市场和科技结合起来的行业,而且这种人才必须通过一种新的教育范式来培养,我们把这叫做“新工科”。

 

新工科的使命就是要培养产品经理和科技创始人。现在的公司要找一个产品经理很难,如果按照传统模式把大学生、研究生内部培训后,再分配到各个不同的部门轮换,等轮换完成后成为产品经理时可能已经快40岁了。然而,通过新科技的教育,我们能在他20岁左右时就把他培养成为合格的产品经理,这样他还有二十几年的时间去创造世界。

 

这是新工科教育的基本思考,经过近40年的投资,我们有数据去判断什么样的人能够成为优秀的创业者,第一是年轻,第二要有梦想。

 

我们从教育的角度,经过进一步的梳理,可以说有4点是必须具备的创业者素质:好奇心、团队合作、跨界融合、以及快速的行动。我们得有一套新范式的教育系统去培养这样的年轻人,年轻人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是必要的,关键在于怎么样发挥其内在的驱动力,这是教育改革的基本要素。

 

今天的时代已经跟知识经济时代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我们掌握的知识越多就越厉害,但是今天,所有的知识在大家的手机上都可以查到。关键的问题是能不能找到一个让人兴奋的问题,为了这个问题,你能够拒绝一切诱惑、奋不顾身地把它实现。

 

教育就是点燃学生的这把火,让学生的眼睛发光。这是我们深圳科创学院下一步要努力的方向,全世界的高等教育都在探索。有一个小学校做得比较成功,叫欧林工学院,这所学院只有本科,连研究生教育都没有,但是它非常的成功。这所学院深受企业的欢迎,毕业学生创业的比例非常高,这意味着他一定做对了什么东西。我们仔细看一看他的课程整体架构,他是从中间入手,通过设计针对思维的训练,让学生找到令他兴奋的问题,以问题为导向整合全面的数学和工程的基本知识,然后再通过问题导向,把人文素养管理的知识融合起来,这就是欧林工学院给我们的一些有参考价值的理论,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探索的结果。

 

因此,我们在松山湖机器人基地、深圳科创学院,通过科创训练营让学生转变思维,从以前问老师问题,到自己从市场、从场景找问题。这里有针对思维的系统性的训练,工程思维的训练,还有科学思维的训练。年轻人创业者跟外面的草根创业者有什么不一样?他们的优势就是有科学的基础,用科学的方法为他保驾护航。

 

这里有很多案例,尤其是我们利用深圳科创环境和众多的平台,作为我们教学的手段和工具。把身边的案例收集起来,这样可以让学生感觉他学的东西和实际的东西是可以紧密结合起来的,而不是一些空洞的口号。

 

我们知道教育的改革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用一个什么样的机制去进行创业人才的培养,是一个非常小众且科学的活动。我们构思了这样一个深圳科创学院的平台,我们不是一个授学位的机构,而是一个创新人才的培养平台。我们和现有的高校合作,不管是深圳还是深圳外面的,或者是境外的,可以来自深圳,或是来自其他的城市,甚至是来自美国、以色列等地方,都可以自由申请。申请者可以是在读的学生,也可以是已经毕业的学生。通过参加科创训练营,来检验他是不是可以做这件事情,这也是改变他思维的重要入口。

 

完成科创训练营以后,我们给他奖学金,他经过一年的针对创业的学习,学习到怎么找机会、怎么定义问题、怎么解决问题、怎么把科技融合起来。在学院中,我们把一些项目课程提供给这些学生,我们有一批非常优秀的老师,他们有研究的经验、有产业的经验、有创业、甚至辅导过创业公司的经验。我们有一批顶级的科技公司作为我们的企业联盟,他们提供需求,提供场景,也帮助我们验证他的解决方案。我们有非常完整的从小批量到大批量打样的体系,我们会建立顶级智能中心,给学员们提供护城河,提供前沿的技术支撑。我们还有整个大湾区,甚至全球的资源。这是一个从端到端可以落地创业学习的实践,学员们出来以后可以自主创业,可以推动企业内部的创业,也可以推动新工科教育的改革。

对于年轻人来讲,科创学院三个学期的实践学习对他未来的职业发展来讲,可以说是非常大的改革了。我相信经过这个训练,他们会成为一个初级产品经理,很多企业会找到他们,雇他们。经过一年时间的工作,他们会成为一个非常有经验的产品经理,之后他们可以创业,也可以到企业推动创新。这里有一批重要的本地的、外地的、以及境外的高校,还有一批著名的科技企业会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这是我们创新教育和创业的生态体系。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在探索一个全新的,在创新经济时代下的教育跟产业的创新模式,这个模式就是从中间入手,先找到问题,然后结合这个问题,去探索整合出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科学,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和人文素养,最后用创业的模式把这些成果落地,因为创业的模式比大公司落地的速度至少要快十倍甚至更多。

 

我们很期盼在深圳这么一个地方,在未来的40年中能够创造更多的奇迹,因此我们非常欢迎在深圳的留学生或者海外的留学生能够回到这里,不要再错过更好的发展机会,谢谢大家!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链接查看活动全回顾

 

 

中国世界青年峰会 CGYS

 

   时代召唤青年 青年创造时代

   微信号:globalyouthsummit

   邮箱:pr@globalyouth.cn

   GLOBAL YOUTH 

    SUM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