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研究员张月:技术竞争,躺平还是破局?

本文作者张月系世青峰智库主任、青年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2022级研究生。

 

本文约4500字,读完共需7分钟

 

新冠疫情的爆发催化了全球供应链问题的“脆弱性”[1]。如何保障供应链安全开始成为全世界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特别是在以“知识”和“信息”为竞争载体的今天,高科技领域的竞赛愈发激烈,各国更加强调加强自主研发、制造能力回流的重要性。“技术政治化”带来的供应链上产品流通阻隔的问题,特别是由前沿科技产业转化的供应链控制能力,开始衍生为“大国权力的拐杖”。

 

世纪初以来,技术进步、贸易自由化的繁荣景象似乎一去不复返了,西方政客高举“逆全球化”大旗,开始频繁地提出和试验一个以围剿“中国崛起”为目标的“去中国化”的平行国际社会,试图替代一个依赖中国的全球化技术、供应链体系。这在过去是多么的难以想象。

 

时至今日,我们很难不去面对一个这样的事实:国际社会对于中国似乎不再像从前那样开放而包容了。而技术领域的争夺似乎是这个趋势之下的一个“映射点”。

 

美国对华为的全球“围剿”一如昨日。5年过去了,面对旷日持久的技术竞争,中国,躺平还是破局?

 

 
 

技术竞争与国家安全

 
 
 

 

技术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得不说,半导体产业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重大进步,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战略驱动力,技术与数据安全已成为国家安全的一个更为核心的问题。

 

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例,人工智能以信息和数据为入口,正在改变国家经济的每个角落,也加速了全球数字平台和服务之间的竞争,至少在理论上,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内容精准定向推送甚至是合成,不断地强化受众的偏见、迎合受众的期望,激化了群体间的信息接受差异的问题,随之而来还有各种意识维度的冲突和对抗。特别是当技术和数据融入军事活动中时,信息技术常常与常规武装力量、信息化武器以及军事和情报能力结合,进而破坏以“核威慑”为前提的“战略稳定”,大大增加了国际社会的不稳定和冲突风险。在如今备受关注的俄乌战争中,不论是常规战中的军事武器还是网络平台上虚假信息传播、网络舆论战等阵地,都有着人工智能的身影。在以信息技术为核心武器的大国竞争时代,人工智能和半导体产业等核心领域是成为当今国际社会的兵家必争之地,是信息经济发展的基石和堡垒……

 

技术,或将重新塑造全球安全环境和权重。国际稳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与国家特别是大国之间如何应对常规战争和核武器的不确定性。AI等高新技术的存在,某种程度上也增强了国际社会成员之间相互依存关系的张力,大国如何应对这些关联风险的挑战,对于国际关系的走向至关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之下,技术竞争的战略意义被放大。疫情的到来迫使人们在家里通过互联网展开更多的交流,信息空间正在膨胀,信息密度不断增加,网络、数据安全和信息竞争所带来的威胁,不仅仅止于依托“话语”和“舆论”的竞争,也在独立地成为一种新型的“国家武器”和“胁迫工具”。

 

 
 

技术竞争与制度模式吸引力

 
 
 

目前全球的高新技术,对于资金、技术和配套人才都有着较高的要求,这导致单一国家往往不具备能够在本土实现全线从设计到生产的能力。例如,半导体产业实际上就是依赖于跨国的专业化分工合作。另一方面,专业化与精细化的协同发展,催生了在供应链条的某个特定环节具有垄断性技术的“成员”。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美在半导体产业的竞争早已不是简单的科技战和技术战,而是一种发展模式和制度模式的竞争。中美竞争,其背后的政治意义更为深远,并不是在比较技术哪一个更先进,最终是在比较哪一方制度模式下的人才培养、资源投入、市场发展等方面的效率更高、结果更优,而这才是这场技术竞争背后的真正意涵。而人才资源的积累,无疑又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未来。

 

在全球人工智能指数(Global AI Index)中,美国在人才领域的得分是中国的五倍。同时,美国在学术研究和商业人工智能方面也占有重要的领先地位。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这个结果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完成循环论证的“结论”。因为,人才、学术和商业发展等因素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最好的人才是学术生产的驱动力,进而能孵化出被市场认可的商业产品,而好的商业环境和学术环境也必然会吸引到更多的优秀人才。

 

经过“贸易战”对中国科技制造力的测验,不论是政府,还是以“华为”为代表的跨国公司,都在接受着全球关注的“洗牌期”。美国早期对“华为”的科技打压是空前的,也反映出了中国目前在科技制造等方面发展的局限性和不足,但是,如果我国不能培养出更多的“华为”,或将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落入下风。在一次又一次以美国为核心的霸权集团式打压中已能够看到,前沿科技的发展状况会显著影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和距离,技术权力或将成为一种新型的“意识形态”武器。目前,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吸引和留住顶尖技术人才方面,具备相当程度上的全球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日益加剧的中美竞争也会深刻影响其他国家的战略走向。例如,欧洲面临的选择是:到底应该在技术领域走向中美其中一方,还是在双方之间的采用“平衡”战略?在这一过程中,不同的国家偏好反映出了不同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倾向。迄今为止,法国和德国等全球大国一直珍视其技术政策的独立性和灵活性,而最近直接经历过外国威胁的欧洲周边国家更愿意认同美国领导的技术领域。印度仍然是高新技术领域的新兴力量,其人才资本、相对创新友好的商业和学术环境,使得印度具备不少的技术资本积累,早期无需求助于其他市场,是一条相对独立的发展道路。

 

 
 

技术“脱钩”,真的吗?

 
 
 

“技术脱钩”的后果在不同技术领域呈现出了差异。有观点认为,中美技术“脱钩”最终会让美国遭到反噬。例如在半导体产业研究上,有机构提出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向华为等中国客户出售芯片,则这一“完全脱钩”将使美国芯片厂商的收入减少37%,并使得其所占全球市场份额降低18%,对美国的全球半导体领导地位产生显著的不利影响[2]。但也有观点认为,有目的的“脱钩”可能会刺激西方国家特定技术类别的商业复兴。

 

需要强调的是,美中技术关系的脱钩,是一种“有目的”、“有选择”的“分离”,即在能够带来显著利益的领域,美国也会主张持续合作研究,否则才会产生是否要“脱钩”的问题。从本质上来说,美国的脱钩不是为了与中国“脱钩”而“脱钩”,是为了在关键领域重振美国自身生产力。实际上,“技术脱钩”的要求非常高,在全球化的链条里,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巨型经济体,如果美国想要搭建一个“去中国化”的平行国家社会,美国特别是其盟友和伙伴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也有新的发现。一直以来,美国在技术发展方面所依赖的都是私营的跨国企业。美国资本支持下的跨国企业全球化程度非常高。不难理解,单纯依赖 “企业资本”的技术研发,在面对中国由政府和资本协同助力的“超级企业”,美国的资本竞争力在可持续性上显得“力不从心”。显然,受制于政治体制和政治模式,美国无法复制中国政府的政策,更不能指望美国也能像中国一样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投资。

 

以半导体产业为例,半导体技术更迭背后存在着竞争性极强的“摩尔定律”,反映出了相关产品技术周期短、资本消耗快的特点,使得该市场始终受到“马太效应”的影响,这意味着,发展和延续半导体前沿技术,需要持续的资金和激励措施,以维持尖端制造来源。目前,美国高度依赖外国资源来生产前沿芯片,其半导体主要从中国台湾地区的台积电和韩国三星进口(这也是全球目前为数不多还能生产7nm一下“前沿芯片”的地区了),无法在本土实现大规模的生产和供应,“战略脆弱性”较高。2021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研究报告也提到了对美国在智能芯片制造方面的控制力减弱,影响其武器制造引发的担忧[3],其担心未来供应链中断会为美国带来长期的战略影响,这包括美国可能无法在国内生产领先7nm以下的芯片。同时,在国际制裁中,以高科技产品的经济制裁清单也成为了美国多次对其他国家进行政治打压并维护、巩固自身霸权地位的重要手段[4],科技竞争始终和美国的对外关系保持着紧密的联系[5]。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财政上大力发展,大规模增加了对自身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根据消息似乎已经超过了1500亿美元[6],同时,还为新的集成电路制造项目提供基础设施、建筑,甚至住房。反观美国,其虽然在21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中提出了发展设想[7],但目前美国政府并未为美国制造业提供激励机制。

 

 
 

中国,躺平还是破局?

 
 
 

疫情的到来对全球供应链安全性和稳定性造成了空前的冲击,学界普遍倡议通过多元化供应链策略来恢复“弹性”[8],但这在现实主义思潮回流的当下时代是否可行还是个未知数。显然,在全球化这个网络结构中,所有的参与者都无法独善其身。随着供应链控制能力等结构性权力不断向政治领域“外溢”,诸如技术问题政治化等情况将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复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单纯的通过政治维度或者技术维度来影响供应链权力的作用是没有长期性和持续性的,保持技术性优势积累和政治系统的高效运转的“连接”才是根本。

 

对于美国而言,中国崛起带来的冲击已然是一个逃无可逃的话题。眼下的问题在于,中国就算想“躺平”,也很有可能不被其他行为体接受。作为一个巨型经济体,中国还同时是一个潜在军工体,是一个异质的政治体,中国对美国霸权的挑战无论是科技维度还是政治维度,都是客观存在的,只要这种“威胁感”存在,美国对华的极限施压就不会停摆,反而会更加强劲。

 

中国如果想要“夹缝突围”,延长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只能寻求更大的开放。一方面在技术的硬实力上不断加强自主研发能力、强化资本优势,面对美国政府的极限施压,中国应该在更大程度上释放中国的资本吸引力,让中国的消费市场成为巨大的吸铁石,把美国的企业像特斯拉一样紧紧地吸在中国。在技术上,中国应该亟需培育相关领域的科技人才,坚持当下的产业策略,大力发展前沿技术研发,从政府端和企业合作端加大力度,试图与美国达成一个“技术恐怖平衡”,即在某一个领域掌握关键技术,与美国形成犬牙交错的技术相互依赖。

 

在外交上,技术竞争和供应链安全问题拥有“全球互联”的特性,决定了相关治理制度体系的建立必然是全球各个国家、各类行为体共同努力的结果。值得一提的是,在1986 年美日半导体协议的影响,实际上对美国工业利益的伤害比对日本工业利益的伤害更大[9],这种“利益相依”的观念或许能够成为中国打破“被孤立”局势的突破口。想要建立技术供应链的长期“弹性”,需要为国内外企业提供公平的全球竞争环境,需要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更需要促进研发和技术标准方面的全球贸易和国际合作,以及投资于基础研究和人才发展。技术创新需要一个相对自由和开放的生存空间,这似乎与“技术政治化”的当下趋势背道而驰。在此背景下,除了要大力发展技术、资本和市场型的权力,也要通过对外的交流和沟通减少该领域的他国威胁感知和焦虑情绪,真正形成风险关联、利益共享的发展共同体,有助于为我国在前沿科技领域争取战略机遇。

 

 
 

值得青年关注的几个信号

 
 
 

一、美国对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的担忧与日俱增,这意味着其会持续发力,把控技术网络平台的全球主导地位。掌握一个网络平台是一种潜在的“杠杆工具”,这不仅仅反映在意识形态输出的层面,网络平台本身的信息搜集能力本身就存在“武器化”的潜质,是国家安全规划中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实际上,美国已开始将网络平台视为国际战略的一个方面,限制一些外国平台的国内活动,限制一些可能增强外国竞争对手实力的软件和技术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也同样支持发展强大的网络平台,并推动这些平台走向“全球化”。中国青年在网络平台上面向世界的发声,以及在技术维度的发展和贡献,将有持续性的意义。

 

二、全球技术的覆盖范围和影响力使我们不得不追问:技术是由谁设计和监管?这些过程会对社会规范和制度产生什么影响?谁有权访问信息?放眼全球,一场针对经济学、数字安全、技术以及社会学的多学科竞赛正在展开,复合领域和交叉领域的研究解释力和重要性将日益提高,这对于有着复合学科经历的青年人意味着更多机遇。

 

 

参考资料:

[1] Mukhisa Kituyi, G20 Extraordinary Trade and Investment Ministers Telecon on Covid-19. UNCTAD[EB/OL].[2020-03-30]March 30, 2020, https://unctad.org/en/pages/SGStatementDetails.aspx?OriginalVersionID=250; Covid-19 Crisis Highlights Supply Chain Vulnerability. Financial Times[N/OL[20200528].https://www.ft.com/content/d7a12d18-8313-11ea-b6e9-a94cffd1d9bf.

[2] HOW RESTRICTIONS TO TRADE WITH CHINA COULD END US LEADERSHIP IN SEMICONDUCTORS[R/OL].[2020-].https://www.163.com/dy/article/FPO5B51D0519PJJ6.html

[3] Weiss, Charles. How Do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ffect International Affairs?[J]Minerva, vol. 53, no. 4, Springer, 2015, pp. 411–30.

[4] 参考:Ahn, Daniel P. Economic Sanction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J]. 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2019.20:126-132;Jermano, Jill. Economic and Financial Sanctions in U.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J] PRISM,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trategic Security, 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2018.7(04): 64–73.

[5] Lafeber, Walter. Technology and U.S. Foreign Relations[J]. Diplomatic Hi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24(01):1–19.

[6] Asml China’s 150 billion chip push has hit a dutchsnag[N/OL].[2021-01-20].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1-01-20/asml-china-s-150-billion-chip-push-has-hit-a-dutch-snag.

[7] William M.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21[EB/OL].[2020-07-16].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6395/text.

[8] Runde, Daniel F., and Sundar R. Ramanujam. Recovery with Resilience: Diversifying Supply Chains to Reduce Risk in the Global Economy [R/OL]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 2020. http://www.jstor.org/stable/resrep26011.

[9] Richard E. Baldwin, The impact of the 1986 US—Japan semiconductor agreement[J]Japan and the World Economy, Volume 6, Issue 2,1994, Pages 129-152.

 

 
 

世青峰智库是由中国世界青年峰会创办的一所现代化新型青年智库。智库以“立足中国,面向世界;建言社会,服务青年”为宗旨,依托峰会的学术及社会资源,吸纳世界范围内有思想、有影响力的青年研究员。为全球关系与区域国别、绿色金融、乡村振兴等青年应关注的领域提供青年建言、理论创新等智力支撑,完成一系列具有重要价值的研究成果,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通过活动组织和国际传播等方式,塑造中国青年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